读书吧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节 消息

第六十六节 消息

        车声辚辚,马蹄萧萧。

        一行四人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从光州城门出城,消失在驿道中。

        选择午后出城,这个时候出入人最少,而且也不易引人注目,兼之上午江烽秘密和张越、李桐以及张璜等人见了面密谈,也一直拖到了正午才出门。

        张越和李桐关于第三军的训练抓得很紧,而且从大梁招募回来的不少老卒军官也大量补充入了第三军,力求要在最短时间内把第三军的基本战斗力要拿起来。

        这个任务很重,也给了张越和李桐极大的压力,尤其是浍州军第一、二军一直驻扎在固始,从未踏足光州,相当于把整个光州的防御都交给了第三军,这种心理压力下,更让张越和李桐都倍感焦急。

        二人也向江烽提出光是这样训练只能形成基本战斗力,如果要让第三军锻炼成型,必须要这支军队上战场真刀真枪的打仗,只有这样才能迅速成长起来。

        言外之意也就是让江烽要考虑尽快让这支军队离开光州,比如到寿州剿匪。

        张越的这个建议还是让江烽有些动心。

        韩拔陵部虽然已经越过霍山在舒州和江州肆虐,但是仍然残留数千不愿意南下的蚁贼和流民,这些人纠合在一起,加上盛唐、霍山、霍丘和安丰四县军被蚁贼扫荡城一片白地了,韩拔陵部一南下,他们却逃亡留了下来,顿时就成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所以也有了称王道霸的架势,在寿州肆虐。

        不过江烽动心的不是让第三军去寿州剿匪,寿州的局面还不到时候,还要看吴国那边的局势发展,但张越提到的剿匪事宜还是让江烽想起了某些事情。

        所以他迅速在张越处花了半个时辰写了一封信让张越派人立即送往固始,将其交给崔尚和张万山二人共阅,并作安排。

        对第三军的要求还是只有那么简单,就是加强训练,必要时候可以搞实战演练,不怕伤亡,反正兵员多的是。

        和张璜见了一面,谈了一个时辰。

        张璜是张越叔父,也是可兹信赖之人,江烽有意要让张璜在未来光州这一块中出任录事参军一职。

        在光州权力分配问题上,免不了要和长安讨价还价。

        但是江烽考虑过,刺史可以交给长安,长史、司马都可以交给长安,甚至六曹判司里边也可以交出一部分让长安来人接手,但是有些位置却需要掌握在手中,比如录事参军,又比如司户参军。

        张璜是老光州,担任过司法参军,又是张氏一族代表人物,虽说原来张氏在光州算不上什么大族,但是随着张越、张万山在大固始军体系中的飞黄腾达,张家声势自然就水涨船高了,张璜升一级出任录事参军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张璜对于江烽的这般重视也是格外激动,虽然这个家伙之前不过是自己的子侄辈,但现在身份不同,那就要各论各的。

        江烽也和他谈了未来光州的构想,让张璜有一个思想准备,牢牢抓住赋税田土,同时要熟知政情,以待将来,张璜也是心领神会,自然满口答应。

        从光州出城门,一下午,紧赶慢赶,马车能到罗山。

        在罗山住一宿,第二日可以到钟山。

        钟山县城距离申州州治义阳很近,虽然江烽等人都经过了化妆,不虞被南阳方面认出来,但是江烽还是没有去义阳的想法,这种时候,能避开的风险尽量避免。

        第三天从桐柏渡口渡淮进入桐柏县城,从这里才算是南阳本郡了。

        “你们看这就是春秋古道,俗称东南大道的了。”江烽扬鞭策马,摇摇一指。

        “二郎,这条道似乎商旅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多啊。”鞠蕖撩起车帘,打量着这条古道。

        苏铁暂时充当着驾手。

        对于斥候来说,骑马驾车都是基本技能。

        按照江烽给无闻堂提的要求,一名斥候细作就是要装龙象龙,扮虎像虎,什么都要懂一些,什么场合要都能应付,对于武技这一块的要求,反而是次要的,甚至在有些特殊的岗位上,甚至特别要求不需要武技。

        苏铁是一个好的斥候,但是却不适合细作,而张万山既适合斥候,更适合细作,当然对于江烽来说,张万山日益成为自己在无闻堂中的助手。

        无闻堂的堂主仍然由江烽兼任,包括无闻堂教学的课程大纲均由江烽在百忙中专门抽出时间来编撰,然后由张万山、苏铁以及一名许氏远支但是也在许望侠的斥候队中多年的族人许腾等人来进行补充。

        “蕖娘子,东南大道商旅肯定没有武关道或者三鸦路以及宛郢干道那么多,但是也算是通往光申这边的一条主要驿道了,这条道路在古代更多的还是军事意义,现在申州落入南阳手中,恐怕军事意义和商业意义会并重了。”苏铁介绍道:“不过现在刘玄拿下了安州之后,隋、安、申形成一个铁三角,可以相互支援策应,刘玄军队的调动可以在三州之间进行,不必接到泌阳那边了。”

        “刘玄在了这么大一个筋斗,他还能有精神调动军队?想干什么?”

        提起刘玄,鞠蕖仍然是声色俱厉,她是最有资格仇视刘玄的人,申州被刘玄吞并,鞠家烟消云散,虽然江烽后来和刘玄合作,鞠蕖隐忍不发,但是内心还是有些不满意的,一直到后来固始军和南阳军之间的关系开始进入复杂的敌友莫辨阶段,鞠蕖的心情才算是好了不少。

        “越是栽了筋斗,就越需要证明自己实力,否则周遭敌人就会欺上门来了。”江烽淡淡的回了一句,“安州如此肥沃之地落入刘玄手中,现在他又栽了筋斗,你说鄂黄和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