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吧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诡医嫡女超凶,九州煞神都跪了在线阅读 - 第440章 琼华—我也想去趟西关

第440章 琼华—我也想去趟西关

        慕长离觉得他多少有点儿毛病。

        “我为什么要吃醋?咱俩一个互相利用的婚姻,我犯得着吃醋么!”

        萧云州按按额角,头疼。

        “没有。”他说,“师父没有什么话留下。

        因为他是死在战场上的,我没跟着一起去,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着,哪能有什么话。

        后来教导琼华,一来因为她是师父的女儿,二来是她的确在武学上有天赋。

        但其实我能教她的也不多,我只大她四岁,师父没的时候我也还是个孩子。

        再加上我得管着整个西关大营,将士们见我是个小孩子,有一半都是不服我的。

        我只能不断地提升自己,打出一场一场的胜仗,用实绩说服他们,在西关站住脚。

        所以真正带琼华更多的,是军中那些上了年纪的将领们。

        西关来信说,我走之后,琼华就彻底从将军府搬了出来,住到了大营。

        有几次仗都是她领兵打的,打的非常漂亮。”

        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慕长离问:“完了?”

        “嗯,完了。”

        慕长离有些失望,“也没什么意思。我还以为你回京这么久,西关那边会有很多事情。

        但是听起来平平常常,说明边关还算稳定。”

        “最好能一直稳定。”萧云州说,“西关稳定,我就能在京城多留些年月。

        一旦西关异动,我立即就得回去。”

        她往前探了探身子,“能领兵打仗的女将军,一定英姿飒爽,很帅吧?”

        萧云州认真作答:“确实。”

        “那我也能。”慕长离开始琢磨起来,“要不抽时间去一趟西关?”

        “我很乐意回去,但京里怎么办?似乎不是说走就能走得了的。”

        “倒也是。”慕长离叹气,“这凤歌城也不知道捅了什么鬼窝,破事儿一件接一件,烦!”

        今天的早膳吃的是土豆泥。

        慕长离给提供的吃法。

        她还教芙蓉做了带肉沫的卤子,拌在土豆里,主食副食一块儿解决了。

        萧云州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吃法,再一次感叹,跟着慕长离是真长见识。

        他走之后,钟齐给芙蓉送了一些大骨头过来,“今早上新剁的,特别新鲜。

        你看这些够吗?不够明儿我再让卖肉的留。”

        芙蓉说:“够了够了。主要是想做洋芋泥的卤子,王妃说用骨头熬出来的汤更香。”

        钟齐让她给说馋了,芙蓉马上又道:“等做好了,晚上给公公盛一大碗。”

        慕长离觉得芙蓉这个丫鬟的可塑性是真挺强,干一行爱一行。

        跟着破案可以,写卷宗也行,做饭更行。

        如今小果子也能给她打个下手,切菜都能切得很快了,有天分。

        芸香热衷于造景,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了,她开始研究王府里能添哪些植物。

        昨儿听说想在府里开片菜地,得到了钟齐的认可。

        慕长离也懒得管,这些人留在她身边,她也没指望自己能受到多少照顾,主要就是给大家都找个事做。

        人啊!还是得动起来才显得有价值,才能快乐。

        当然,动起来的前提是银子得给够,要不然还是躺着更舒服。

        接近晌午时,孟婉如来了。

        慕长离一看这个时辰,就问她:“你是来蹭饭的吗?”

        孟婉如想了想:“你要是能留我一顿饭,也不是不行。”

        慕长离还能说什么,只能告诉芙蓉午膳多备一个人的份儿。

        孟婉如坐下之后,从丫鬟提着的小篮子里拿出个绷子,又拿出针线,开始绣花。

        慕长离懂了——“合着你原本也没打算坐坐就走!这是带着活儿来的。”

        孟婉如说:“这很正常,一边说话一边绣几下花样,这是女子之间相处最常见的。

        要不然我们坐着干唠,那也没意思不是。”

        慕长离觉得她说得对,可惜她不会绣花,所以有意思的还是孟婉如,她依然没意思。

        “那你准备跟我唠点儿什么?”

        “唠之前的事儿呗!”孟婉如说,“沈玫跟谢文远的婚事定下了。”

        “谢家同意了?”

        “嗯。谢家原本也不是对沈玫这个人有意见,他们只是对沈家有意见。

        如今沈玫的爹娘都死了,谢家就没什么理由再拒绝她进门。

        何况他们家儿子也老大不小的,再蹉跎下去也不太好。所以就同意了。”

        慕长离“啧啧”两声,“行吧!缘分到了,肯定是要走到一起的。”

        “你不看好?”孟婉如问她,“我听你这意思,是觉得谢文远不行?”

        “倒也不是不行,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他行不行。毕竟一个跟我无关的男人,行不行的也不应该来问我。”

        “你这……”孟婉如都无语了,“虽说成了婚的女人是没有多少忌讳,但你这话说的未免也太直白了。得亏屋里没有外人,不然又要说你。”

        “怎么,我说的有错吗?确实不应该问我啊!”

        “我问的是他人品行不行!”

        “我说的也是人品行不行啊!你想哪去了?”

        孟婉如:“……”合着是她想多了是吧!

        “我就是觉得当初还沈玫一堆东西这事儿,办得不漂亮。”慕长离说出自己的看法,“这不是一个成熟男人的表现,也侧面说明他对沈玫并不了解,也不信任。

        不过这年月,多数人成婚之前都没见过对方,所以了不了解的,可能不了解才是常态。”

        孟婉如叹气,“是啊!不了解才是常态。或许真的了解太多,婚事就更难成了。

        不过我觉得他们能成也挺好的,毕竟这么多年了,互相都喜欢对方。

        另外把沈玫嫁出去,也是我母亲和嫂嫂的意思。

        总不能一直住在孟家。

        就是姨父姨母还在大丧期间,不好大肆操办。

        所以谢家跟我们家商量,婚事一切从简,两家人在一起吃顿饭就算办过了。

        我爹娘都表示理解,毕竟刚办完丧事,再操办喜事是不好的。”

        她说到这里,停下手中针线,看了慕长离一眼,“长离,当初狐妖的事,你给了我镯子,应该是提前有察觉了吧?那为何沈瑜的事你没有察觉出来呢?

        是那镜子中的妖怪,比狐妖还厉害吗?”

        “那倒不是。”慕长离接过芙蓉递来的水果,边吃边说,“狐妖是妖,但沈瑜镜中那位可不是妖,更不是鬼。

        事实上她就是沈瑜本人,是沈瑜的心魔所化,将她整个人一分为二。

        既没有妖气,也没有鬼气,所以很难让人发觉。

        你可以这样理解,她跟沈瑜其实是一个人,但一个人分裂出两种性格,每一种性格又有了自己独立的思想。再加上镜子这个媒介,这样就看起来像是有两个人。”

        孟婉如似懂非懂,“可是那个镜子里的沈瑜,她会杀人的手段。这也不算妖吗?”

        “不算。”慕长离摇摇头,“你可以称之为妖,但她身上没有妖气。

        那所谓的杀人的手段,是心魔具象化之后,与生俱来的一些小手段。

        对付凡人确实没有问题,但也没强大到能致人于死的地步。

        之所以沈家夫妇死了,是因为他们的命数本来就到了头。

        之所以沈玫还活着,是因为沈玫的阳寿还没过完。”

        “合着一切都是巧合。那这种镜子里照出来的心魔,是人人都会照出来吗?”

        “倒也不是。要真是人人都照得出来,这阳世早就乱了。”

        慕长离摇着头说,“只能说沈瑜赶上了,类似于机缘,她碰巧赶上了。

        不过……”她说到这里顿了顿,提醒孟婉如,“不过沈家的事,我总感觉还没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